高三备考中


“去摘遥不可及的星。”

【添望】软肋

  

*梗来自宝贝宸哥 @人类观察档案 ,歌名即文名

*元宵节快乐~

  

  

  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生活节奏,该出门的被迫禁足,春节假期大幅延长,盛望都觉得自己在家里快长草了。


  人一旦只能待在家里,就总会闲出点毛病来。盛望花几天时间就处理完了原计划年后开庭的案子,又接了几个不那么紧急的案例,窝在沙发里一边翻文件一边撸猫。望仔的毛都快被薅秃了,更别说同样待在家里的江添了,一样逃不过魔爪。


  刨去项目跟进必需的线上会议时间,江添已经快把手头的论文看完了。每次盛望一瞥到他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文字,总觉得脑仁疼,于是老是伸手过去在他眼前晃,还美...

【木苏里生贺24h/10:30】某某-岁月

*1个日常小甜饼,在神仙堆里浑水摸鱼(…

*祝我的白月光木木生日快乐!!!!!

  盛望低着头,屈起的指节抵着嘴唇,闷闷地咳了两声。

  最近北京大幅降温,某只热衷开屏的孔雀又打死不肯套着厚重的羽绒服出门,信誓旦旦地说公司暖气烘得他都嫌热,路上又大部分时间在车里,他哪有那么柔弱,就那么点吹风的时间,总不至于一吹就倒。

  江添当时手里抓着一件厚外套,木着脸听他面不改色地列举出一二三条关于羽绒服的非必要性。最终还是在对方连哄带亲的攻势下让步了,勉强同意盛望上班可以不穿外套。

  结果流年不利,盛大少爷的确没有倒在短暂的室外冷风中,但他没想到的是,公司的暖气管道坏了,只能以空调替代。还有更雪上加霜的,空...

激情卷花神仙终宣

环树旅行者🌴:

【2.5木苏里生贺24h·二宣】


星河赠你来路归途,寒风无惧,骤雨无阻
曾有神明凝望故乡
曾有高僧满肩云雪
曾有少年心动燎原
桃花为伴,长林漫漫,此生有你才圆满



♢staff♢
策划 @皎若云间月  @环树旅行者🌴 
文案 @皎若云间月 
题字 @尽醉无复辞 
美工 @KAefig物流 


♢参与人员♢
0:00- @星河沸点 
0:30-@雀酒Finch
1:00- @四季奶青 ...

【黑天24h/22:00】在劫难逃(R)

*菜鸡选手来凑数了。

*预祝大家新年快乐!


  “长官。”

 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。懒洋洋又漫不经心的敲法,每两声之间都隔着一长段时间,一听就知道来人是谁。

  楚斯没急着回应,先扫了一眼桌面的上堆着的两沓公务,顿时心情就不愉快了。不知道是针对吃了棒槌的齐尔德·冯,还是针对门外明明同样身居高位却格外清闲的某人。

  他按下连接办公室门外的视讯器。门外那位显然还在,他的脸很快就出现在了屏幕上——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离得特别近,导致楚斯只能看到他颜色浅淡的眼眸和挺直的鼻梁。甚至因为放得太大而显得有点好笑。

  不过这不重要。楚斯毫无要笑的意思,他臭着一张脸,说出来的话也不太好听:“我不知道...

又是我,死线蹦迪选手

春光乍泄:

黑天24h--终宣

绝对默契,相反身份。

魔鬼和神同行。

星海浩瀚,人生漫长。

迷雾中相随前行。

时间兜转连成圆。

所幸仍然是你。

尘埃落定,晨光取代无边黑天。

最终得以重返人间。

“星河璀璨,阳光干净。在人间所有美好的存在里,不论是或者还是死去,我总是最爱你。”

主策@南川秋瞑

副策@春光乍泄

文案@家养大型犬

美工@KAefig物流

题字@鬼切最喜欢喝的四季奶青去冰三分糖加珍珠

- [x] 0:00 @抹香鲸

- [x] 1:00 ...

【全球高考硝烟尽24h/19:00】薛定谔的对家

依然是不太擅长的剧情流,娱乐圈pa 3k+,给老师们拖后腿了(土下座)

起名废秃头现又名:有的人表面上是对家实际上连男朋友都叫上了。

不放假的悲惨高三生祝大家元旦快乐!



  “齐哥。”“齐哥好。”

  高齐步履匆忙,碰上跟他打招呼的后辈们也只是略一点头便与他们擦肩而过。他难得这么失礼,作为公司的金牌经纪人,他自来熟又好说话,人缘相当好。

  当他象征性地敲了敲门就推开游惑专属的训练室时,一向比脑子快的嘴被抢先了一步。

  占了一整面墙的镜子前叠着两个人,一个握着另一个的手腕往镜子上按,嘴唇还贴在对方脖颈边上。他听到开门的动静,转过头来看了一眼。

  高齐神情呆滞地关上了门。

  我操。...

【陆林/R】破晓

小号补档尝试。

热度留给这篇!!!!!



富强民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

【添望】夜半

抽空摸鱼,520字正文祝望仔生日快乐(。)


盛望做了个梦。


梦里的色彩混乱又纷杂,有专属盛夏的大团浓绿,有星夜的点点光亮,也有绝望濒死的灰黑色,像一眼望不见底的深井。


有人抓紧不放手,有人先松了手。


他跌落到冰冷生硬的地面,人群远远地围着他,像观察什么令人作呕的生物一样,纷纷交头接耳着指指点点。穿越空气的风送来破碎的只言片语,他们说着“真恶心”“是变态吧”“真的没想到”。


消毒水的气味充斥着空气,刺激得他眼尾鼻尖都开始发红。无数情绪交织着上涌,化成细而韧的棉线,层层叠叠缠得他喘不上气。一颗鲜活的心被拽着往井底坠去,一身的光芒被遮掩,从此不见天日。...


新的一章来了。

最近的刀是真的很刀,很真实的那种。分别无非两种,生离或死别。江添远走,盛望继续。

最新一章平静很多,几年时间匆匆掠过,木木的叙述很平淡,像是把生活活成了一潭死水的平淡。

所有的空余时间都填充起来,忙到不会想念。可还是有那么多的瞬间可以让他想起江添。早饭的红罐旺仔,被人敲一下的桌面,被问到谈恋爱,年底收到的表白。

他也变了很多。从前跟江添谈恋爱的时候不得不遮遮掩掩,现在可以坦然地说出“我喜欢的是男生”。啊我记得望仔没有明确说过这个,现在这么说也许就是因为他喜欢的还是江添。

以前是真的喜欢望仔那股少年气。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。

“他慌乱躁动的少年期至此仓惶落幕,一生一次...

© 家养大型犬 | Powered by LOFTER